拜登政府首位高官访华,双方都谈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1-05-06 21:24   来源:未知   阅读:

撰文 |  董鑫 刘艺龙

据生态环境部官网新闻,4月15日至17日,中国气象变更事务特使解振华同美国总统天气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在上海举办谈判。

在拜登政府上台后,克里是首位到访中国的美方高等官员。会谈结束后,中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

视频会面

政知君注意到,4月16日,克里访华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通过视频方法会见了他。

韩正表现,气候变化事关全人类福祉。中国实行踊跃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战略,是寰球生态文化建设的主要参加者、奉献者、引领者。去年习近平主席发布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到达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以及进步国家自主贡献力度的新举动。中国应答气候变化,立场是坚定的、举动是有力的。咱们将兢兢业业实现这些目的。

韩正指出,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良多共同利益。中方器重与美国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对话合作,欢送美国重返《巴黎协定》,等待美方保护《巴黎协定》,承当起应尽义务,作出应有贡献。应对气候变化,应遵守共同但有差别的责任准则。中方愿与美方施展各自上风,坚持对话合作,与各方一道共同推动落实《巴黎协定》。

克里表示,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球性挑衅,美中合作至关重要。中方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了宏大努力。美方愿与中方加强沟通,深入合作,加紧落实《巴黎协定》目标,共同为应对气候变化危机作出更大贡献。

“老将”会谈

在公然报道中,“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是一个新职务。今年2月25日,生态环境部消息发言人刘友宾宣告,经中心同意,解振华担负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

同克里一样,解振华也是气候变化领域“老将”,多年前就与克里打过交道。

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世界气候大会)于巴黎举行。12月11日,在《巴黎协议》达成的最后时刻,某个小国忽然反叛,大会议程被迫“封冻”,由于195个国度只有有一个不批准,协定就不能通过。

情急之中,时任大会主席法比尤斯和大会秘书处秘书长、美国国务卿克里找来解振华磋商“这事怎么办”,最后由解振华露面,帮忙做个别国家的工作,经由重复三次唱工作,终极使得协定得以顺利通过。

2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证明,解振华已经与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树立了接洽,并开展对话商量。

他还表示,中方愿同美方及国际社会一道,加强气候变化挑战合作应对,共同推动《巴黎协定》全面有效实施,助力全球绿色低碳发展。

3月23日,第五届气候行动部长级会议举行,解振华与克里独特缺席了这一线上会议。

联合声明

据生态环境部官网消息,此次双方就合作应对气候变化、领导人气候峰会、联合国气候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等议题进行了坦诚、深刻、建设性沟通交流,获得积极进展,达成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重启中美气候变化对话合作渠道。

双方意识到,气候变化是对人类生存发展严重而紧迫的要挟,中美两国将加强合作,与其他各方一道共同尽力应对气候危机,全面落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的原则和划定,为推进全球气候管理作出贡献。双方将持续保持沟通对话,在强化政策措施、推进绿色低碳转型、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低碳发展等领域进一步增强交换与合作。

会谈停止后,双方于4月18日发表申明如下:

一、中美致力于彼此协作并与其他国家一道解决气候危机,按其严格性、紧急性所要求加以应对。这既包括强化各自行动,也包括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等多边过程中发展合作。双方回想两国气候变化领域的引导力与合作,为巴黎协定的制定、通过、签订和生效作出历史性贡献。

二、走向将来,中美两国保持联袂并与其他各方一道加强巴黎协定的实施。双方回顾巴黎协定第二条的目标在于将全球均匀气温回升把持在低于2℃之内,并努力制约在1.5℃之内。为此,双方许诺继承作出努力,包括在巴黎协定框架下21世纪20年代采取提高力度的强化行动,以使上述温升限度目标能够实现,并合作辨认和应对相干挑战与机会。

三、两国均期待4月22/23日美国主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双方认同峰会的目标,即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条件高包括减缓、适应和支持的全球气候雄心。

四、中美将采用其余近期行为,为解决气候危机进一步作出贡献:

(一)两国都打算在格拉斯哥结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之前,制订各自旨在实现碳中和/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长期策略。

(二)两国规划采取恰当行动,尽可能扩展国际投融资支持发展中国家从高碳化石能源向绿色、低碳和可再生能源转型。

(三)双方将分辨履行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改案中所体现的逐渐削减氢氟碳化物出产和花费的措施。

五、中美将在联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前及其后,继续探讨21世纪20年代的详细减排行动,旨在使与巴黎协定相符的温升限制目标可以实现。包括:

(一)产业跟电力范畴脱碳的政策、办法与技巧,包含通过轮回经济、储能和电网牢靠性、碳捕集应用和封存、绿色氢能;

(二)增添安排可再生能源;

(三)绿色和睦候韧性农业;

(四)节能建造;

(五)绿色低碳交通;

(六)对于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合作;

(七)关于国际航空和航海运动排放合作;

(八)其他近期政策和措施,包括减少煤、油、气排放。

六、双方将合作推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胜利,该会议旨在实现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如第6条和第13条),并大幅提高包括减缓、适应、支持的全球气候雄心。双方还将合作推动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取得成功,留神到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重要性,包括该框架与气候减弛缓适应的关系。

中美在气候变化领域领有普遍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

但有句外交部发言人赵破坚的话,政知君须要援用一下:

“中美在详细领域的配合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必定与整体的中美关联非亲非故。任何一方都不应指望一方面肆意干预中海内政、侵害中国好处,另一方面又请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懂得和支撑。”

材料 | 新华社 生态环境部官网等

起源:政晓得

上一篇:北京西站局部列车因京广高铁接触网故障停运,旅客可全
下一篇:没有了